<del id="nlljj"><progress id="nlljj"></progress></del><listing id="nlljj"></listing><pre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ol id="nlljj"></ol></strike></pre>

      <big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/strike></big>
      <ruby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ol id="nlljj"></ol></strike></ruby>

      <pre id="nlljj"><track id="nlljj"></track></pre>
      <address id="nlljj"></address>
     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  缺少項目經費,博導不敢招生:謹防導師博士關系“為錢所困”

      2022-08-12 08:06
      來源:半月談網

      繼考研熱后,考博熱正在興起。有數據顯示,2022年碩士研究生選擇“國內繼續學習”的占比11%,顯著高于2021年的4.3%。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,學生考博熱、考博難、延遲畢業多的同時,博導招生也不易。有的導師覺得招生指標太少影響科研產出,有的則苦于經費不足可能要自掏腰包發補貼。我國博士生招生、培養工作如何進一步提高質量,與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,值得關注。

      缺少項目經費,博導不敢招生

      前不久,江蘇南京某大學一位博導陷入了“到底要不要招新博士生”的糾結:招,要給學校交一筆培養經費,再由學校以津貼形式按月發放給博士生;不招,連續幾年沒招生,學??赡軙和W约旱牟зY格,或將招生名額分配給其他學院。

      博導招生為錢發愁?福建廈門某大學講師袁菲(化名)以其所在專業為例介紹,一名博士生每月領近3000元補助,一半由學校承擔,另一半則來自博導上交學校的經費?!?年下來就是六七萬元。有的博導能一次性交清,有的則選擇一年一交?!痹普f。

      據了解,早在2007年前后,某些高校就出臺過“導師出錢給研究生或博士生發助研經費”的規定。為此,一些導師選擇少招生或不招生。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,在“博士生助研經費”的承受能力上,部分課題經費不太充裕的博導,確實壓力不小。

      圖片

      袁菲給半月談記者算了一筆賬。一位申請到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的文科博導,如果項目經費為20萬元,扣除管理費,大約還有十七八萬元,按較低的標準招一個博士生“花掉”6萬多元,剩下的11萬元要覆蓋該項目三五年的研究,可謂捉襟見肘。

      對于“交不出經費”的博導,有的學院會自己協調,當學院層面也難以覆蓋,學校會進行“兜底”。對于博導來說,就算最后不至于被停了博導資格,但整個催交費過程還是“有損顏面”。

      當然,不缺經費的博導也不少,有的人還在呼吁增加博士生指標。

      導師博士關系出現異化苗頭

      在一些高校,無項目不博導,無經費不招生。值得警惕的是,由于項目、經費等原因,部分導師與博士生的關系出現異化苗頭。

      ——有的財大氣粗,有的捉襟見肘。

      南京師范大學碩導王?。ɑ┱f,對于博士生補助的費用,“文科導師捉襟見肘,理工科導師覺得九牛一毛”。王俊的導師曾與一位工科博導聊到項目經費,該工科博導說:“你們文科一個項目20多萬元,我隨便一個項目就是2000萬元?!?/p>

     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,雖然部分文科老師能有不少橫向項目,如政府項目等,不愁經費,但多數文科老師主要依靠縱向項目,如國家社科類、教育部、省社科項目,這類項目中標率低、經費少、結項速度慢?!坝械睦舷壬纱嗖徽猩?,找手上沒課題的年輕老師幫忙,比博士生好用,花費還少?!?王俊說。

      還有博士生說,一些很想讀博的學生主動提出自己交這份錢,搞得導師有些為難。

      ——有的導師覺得自己像個“跑項目”的,博士生覺得自己像個“打工仔”。

      有高校老師表示,理工科有所謂“大老板”和“小老板”,前者出錢,后者出力?!靶±习濉倍酁橹斫淌诤汀扒嘟贰保ǜ咝G嗄杲處煹膭e號),負責帶博士生,博士生帶碩士生。一些理工科博士生入學后可直接參與博導的科研項目,做實驗、寫論文、申請專利等,還能帶碩士。而文科尤其是歷史、哲學等,博士生在博導的科研項目中能做的有限,如資料搜集、整理等,博士生需要在博導的學術訓練下具備學術素養與能力,二者更像“帶教”關系。

      全國政協常委、上海市政協副主席周漢民坦言,90多歲高齡的廈門大學教授、著名國際經濟法學家陳安先生,曾向他反映這種情況并呼吁進行改革。周漢民認為,這種做法將對師生關系等造成嚴重損害:只要有錢,哪怕學術水平一般,就能獲得招生資格,這會導致博導花更多精力在爭項目、跑關系上,而不是靜下心來做學問。這一制度在人文和基礎學科更容易造成逆淘汰。

      讓博士教育更具學術含量

      4名“雙一流”大學博士入職基層崗位,中外名校博士在中學招聘公示榜上“扎堆”……近年來,一些博士畢業生的職業選擇引發關注。

      相關數據顯示,2022年我國博士招生人數將突破13萬,在讀博士生約56萬人。同時,博導隊伍也在擴容,即便博士生持續擴容,生師比仍在不斷降低,2010年為4.37∶1,2018年下降至3.68∶1。

      圖片

      1999年,我國將博士生導師的審核權下放到培養單位。博導雖然不是職稱,但事實上已經成為高于教授、低于院士的教師職銜,許多教師將成為博導作為奮斗目標。此外,不少高校將增加博士授權點和多招博士研究生作為高水平的象征,不斷擴充博導隊伍,年年都要增評博導。

      一提到科研成果,部分高校老師談論的不再是學術原創價值如何,而是先看課題、基金如何,到賬經費如何。一些學生也只是因為沒有找到工作來讀博,實際上并不喜歡也不打算做科研?!盀榱私涃M申請項目的博導,與為了畢業做項目的博士,學術熱情肯定是比較低迷的?!币晃桓咝W者說。

      擴招應有度,質量更重要。正如清華大學原校長王大中多年前所說,博士招生必須考慮社會需求、科研投入、導師力量、辦學條件等,加強對博士生教育規模的宏觀調控。同時,要以提高博士生培養質量為中心,促進博士生教育規模、質量、結構效益協調發展。

      來源:《半月談》2022年第14期

      半月談記者:蔣芳邱冰清|編輯:原碧霞

      責任編輯:孔德明

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颤抖抽搐高潮不断np
      <del id="nlljj"><progress id="nlljj"></progress></del><listing id="nlljj"></listing><pre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ol id="nlljj"></ol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<big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/strike></big>
          <ruby id="nlljj"><strike id="nlljj"><ol id="nlljj"></ol></strike></ruby>

          <pre id="nlljj"><track id="nlljj"></track></pre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lljj"></address>